返回

官场之风流人生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五十四章 整頓(一))(第1/3页)
放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
公告:新域名:37000.net=御宅屋,老域名过段时间失效,书友们记得收藏!
    (第一更,求紅票、求收藏!)

    沈淮刚要关门,金子从门缝里挤了进来;沈淮对追过来,要将金子强拉走的陈丹笑道:“没事,反正住老宅也得是我养着它,现在就算是培养感情……”

    “也真是奇怪了,看来金子也真是跟沈书记投缘了。”陈丹听沈淮说要跟条狗培养感情,嫣然而笑,脸又莫名的烫起来,看着金子从门缝里探出头来要舔她的手,抬手在它的头上轻拍了一下,也就懒得理这条性子活泛的狗。

    看着沈淮摸着金子皮毛光滑的脖子,转身一起进了屋,陈丹心里还是奇怪,对陌生人都胆小如鼠的金子,怎么会就一下子跟沈淮这么亲近?难道真是投缘?

    百思不得其解,陈丹揉了揉发胀的脑门子,也转回屋洗漱睡下。

    陈丹平日难得这么晚才睡,本该是困乏倦惫到极点,然而今天发生这么多事,叫她换了睡衣,跟小黎挤一个被窝里,却怎么也睡不着:

    白天发生的一幕幕以及刚才沈淮给她的心悸跟慌乱,跑灯马似的在她脑海里一幕幕的回放。

    迷迷糊糊之间陷入睡梦之中,而沈淮的脸时隐时现的浮现,有些模糊,意识却很清晰,待听到金子在门外叫唤时,陈丹才陡然醒来……

    窗外已天光大亮,陈丹拿起梳妆台上的梅花表一看,都六点半了,欠着身子再想回想做过什么梦,沈淮在梦里对她做过什么事,却彻底遗忘了;只是这梦境叫人身心瘫软,又有说不出的舒服。

    陈丹赶忙将还睡得死沉的小黎推醒,听着金子在门外呜咽似的叫唤,打开门就看见沈淮跟金子坐在屋前的水泥台阶上,一起吃肉包子。

    金子大概不满意沈淮掰给它的半只包子,只有包子皮,没有包子馅,在那里呜咽着抗议。

    秋凉天气,沈淮只穿了一件单衫,后背印出汗渍的,棱条形状的背肌隐隐约约的露出来,很是好看,看来是刚带着金子跑步回来。

    这时候陈丹才注意门把手上挂一只塑料袋,里面装着包子、油条、豆浆等早点。她原本打算给沈淮准备早点的,没想到睡过了头。

    沈淮跟金子吃包子吃得欢,她也忍不住抿嘴而笑,靠在门口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沈淮听到外面的动静,见陈丹脸上还着刚睡醒起来的慵散劲儿,白嫩嫩的脸,一点尘埃不沾,只是睡衣太保守,胸前虽然尖尖的顶起来,但一点都不走光,睡衣在腰间有些短,露出一小截腰肉,白生生的跟玉似的。

    沈淮说道:“小黎该要起床上学了吧?对了,那间屋子,镇上要没有别的用处,就给我留着吧,这段时间我大概每天会在钢厂里耗很长的时间,回这边歇息也方便。”

    “好咧,你是书记,我这样的小毛鱼,总是要听你的指示就是……”陈丹笑道,脸柔和而甜美。

    沈淮又问道:“镇接待站隶属于党政办,你的编制还在党政办?”

    “嗯,”陈丹歪着头,问道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沈淮说道:“接待站属于承包出去的实体,你,还有何月莲,可能还有其他人,都占着镇上的编制,接下来要清理这一块。跟你提前说一声,你要是骂我,现在骂我两声解解气;你也知道,乡镇这一块要做成什么事,就是要翻脸不认人,”又开玩笑道,“你要是担心没饭吃,只要你吃得没有金子多……”

    “去,”陈丹娇嗔道,“不占镇上的编制,我自个就不能吃饭了?”

    陈丹一点都不为会给清理出编制而担心,似嗔还喜,神情间多了些媚气,叫沈淮看了心旌有些晃荡,下意识的摸了摸鼻头,说道:“你等下要是有空,就帮我去老宅拿几套换洗衣服过来——海鹏跟陈桐他们,应该把我的东西都搬到老宅了。”

    陈丹将早餐拿到手里,嫣然而笑,也不说就要给从镇上的编制清理出去,就不再算镇上工作人员,神情里有着以往没有的温柔。

    金子在沈淮这边吃不到包子馅,又跳过来拱到陈丹身边,头要探到塑料袋里去,叫陈丹忙不迭的躲进屋里去。

    沈淮歪头觉得奇怪:昨天还敏感的跳开,今儿怎么又跟没事人似的?觉得女人就是叫人看不懂。

    听着陈丹跟小黎在里面说话,金子摇着尾巴进去,沈淮便回宿舍跟谭启平通电话。

    昨天事情结束,


公告:新域名:37000.net=御宅屋,老域名过段时间失效,书友们记得收藏!
放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